当前时间: 设为首页  |  加入收藏
津市市残疾人联合会网站欢迎您!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爱心捐赠

一场已耗时23年的接力赛

作者:   来源:本站   发布时间:2013-06-08   浏览次数:3075   [关闭]

接力赛以风驰电掣为上,而这场竟如此漫长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接力赛?——

大言无声

1991年初秋,兰蕊枫红。津市市国税局干部张辉、陈静琴、陈伟华三人小聚,席间,大家对张辉母亲苏国秀老师新的工作饶有兴致——苏妈妈从普通初中调到了聋哑学校。

“是的,妈妈天天都给那些伢儿洗澡。”张辉说。

“那些伢儿都不会讲的话啊?!”静琴姐问。

“都不会讲的话!”小张答。

哎——吔!——那蛮作孽嗷!两位陈姓干部异口同声地吃着惊。

是作孽。听妈妈讲:有个伢儿叫唐生华,常德棉纺厂的。他本人‘一声哑’,哥哥脑膜炎后遗症,弟弟纯聋哑······经常没有钱买洗衣粉,肥皂······”

停箸定杯,三人长时间没有说话。

第二天,星期六。聋哑学校差前差后来了三位客人:陈大姐提着新买的洗衣粉,马头肥皂,棕鞋刷······华华儿(陈伟华昵称)提的作业本,卷笔刀······体育发烧友小张呢?当然是足球,篮球······

“陈局长(陈静琴当时是一分局局长)你······你······你哪么来哒?”小张纳了闷。“还有你!”他又狠狠地指了指华华儿。

三个人似乎不明白什么,似乎又明白了什么。俄顷,“哈!哈哈!哈哈哈!······得弯了腰。

大象无形

“有好事”者将三人星期六的善举,写成了表扬稿,被津市广播电台播出。那时的广播,在媒体中是主力中的主力。

三人的偷偷摸摸,“纸终于没包住火”——让局党组知道了。

最善莫过于尽孝,最美莫过于扶残。局里决定将这一“个人行为”由地下摆上桌面,表态:扶上马,送一程。

调子不可谓不高,但究竟怎样去扶?去帮?大家决定先泥巴萝卜吃一截揩一截——

据当时的团委书记陈伟华回忆:那可热闹了:带上街给聋哑孩子买衣服有之,喊到家里吃饭有之,到乡里结“穷亲”有之······

——这,是2001年前后。

大味必淡

未几,二陈另有高就。许杰锋履新。

许书记给近10年来的活动梳了个辫子:每月25号,该活动是必议的话题之一,经费上除了局里支持,干部们“人人都献出一点爱”没有任何人犯嘀咕。我们帮困,他们究竟“困”在那里?

与学校多次沟通,原来,这些孩子无一例外生病致残,后天南海北求医问药,鲜有不债台高筑。父母一年的辛勤劳作,大多用于还债了。不“困”才怪!

于是,通过斡旋,各部门联手,帮这些家庭办实体。如石门县白洋湖乡栗树嘴村1组徐雪梅、徐宗恒家里办起来碾米、粉糠、轧花、榨油、磨面一条龙,十里八乡规模“盖一”的加工厂

只是,已富甲一方的这家人,不知道,其中的幕后推手,有津市国税局的一双又一双。

大道低回

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转眼,到了2013年,周明月书记带着干部们送衣送裤送笔送球送鞋送袜······

一回,学校介绍:残疾人教育已急剧转型,聋哑锐减弱智暴增,而弱智怎么教,全球尚无定论。周书记陷入了沉思。

今年3月底一个星期天,国税的大部队浩荡而来,细心的人发现:不少干部还带着自已的孩子,大家不知道周书记卖的什么“药”。

这场互动持续了近3个小时,在学校草坪,干部及自已的孩子们手牵着手,像少数民族一样,里一个大圈外一个大圈,一会儿顺时针,一会儿逆时针,在跳着“锅庄”。除聋生外,几乎在家的智障生都参加了······

事后,食堂的大师傅说,那天中午的饭,加餐的智障生不少!——何事让他们开心(胃)?

接力赛只有4棒,干部们带来稚子,莫非?祖国百花园里的花朵,是第五棒?(津市残联  陈志华、廖传杰)

打印此页】【关闭窗口